225.北宋(九十)
底色 字色 字号

225.北宋(九十)(1/5)

    翌日, 人来人往的兵部大院门口贴了一张红色大布告, 上头明明白白得写了【与民监督】下头却是一列各大商户捐献榜, 何时何日某某家捐了什么均都写的一清二楚, 边上还有兵部尚书亲笔所书的一折歉书,言明实在盛情难却不得不为之, 这些捐献的物资将随着下一批的货物一同运出。

    礼轻情意重,我方不鼓励大家为拼富而捐款唷,为保证运输专业性, 我方仅接受如下类物资,诸君量力为之。

    围观的人民群众议论纷纷,再看看榜首捐出了三百头牛作为畜力的店家,顿时好感度骤升。

    在商业繁茂的宋代,立刻有敏感的商家发现这是个打广告的最佳机会, 尤其是自己所售货物与兵部所需有关的,立即慷慨解囊, 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直至半月后兵部言货物已经堆积,暂时不再接收捐赠为止,他们足足收到了官方捐赠和个人捐赠足足四百余石。

    这些货物伴随着大宋人们的热切心情被一同送去了前线。

    宋辽边境线上, 与兵部尚书以及大部分民众所想的不同,宋辽军队战事谈不上焦灼。宋军虽暂时止步于辽军防线之外, 但是此时宋军官兵们心中却极其平静, 甚至可以说, 越打越平静。

    此前屡次短兵交接之时, 宋先锋队身着板甲,全身竟有刀箭不入之势,他们身着重甲、手持护盾,全身武装到脚踝,便是连战马也都被护甲所保卫。

    辽军守城武械同样以弩为主,弩最大的弱势便是无法抛射,故而其射击轨道较为平稳,对于训练有素的重骑兵来说,他们每天举起盾牌往人家城墙下头走上一轮便能消耗一批箭矢。

    辽军当然也曾派出骑兵与之对战,但是不知道宋国甲胄是如何锻制,竟极其坚硬,辽国自豪的马刀砍上只留一淡痕,便是以□□击也不过出现一凹陷,兵士竟做不痛不痒之姿。

    更过分的是,便是连马刀砍在马匹上都不能引其更多反应。

    箭矢抛射上去会被反弹,宋国人为了防止这一种国际方法,着重加强了肩部的防御,弩-机虽有效果,但是直面射击时候人家有盾牌防御啊!没错居然带上了盾牌,这群狗大户!

    之前他们、面对同样形式甲胄使用的普遍攻击手法——锤也没了效果,砸上去之后宋军亦是表现得丝毫不在意。

    这到底是什么逆天的甲胄!

    虽然这甲胄一看便极其昂贵,且非常沉重以至于唯有骑兵才可穿戴,但是对于辽国而言,他们的敌人有一种他们无法突破的防具便已经足够叫他们头疼了。

    有一便可有二,如果宋军当真可以武装出这样的一支军队,辽定将面临大难。

    宋辽数次遭遇战,均被宋军以铁盾在前,步兵、弓兵殿后掩护的战阵所击溃。

    为了配合这样的一支重骑兵,宋军一反常态得调用了大量的弓兵部队,而不是弩兵。

    其抛射的覆盖范围极广,落点更为飘忽,有重骑兵掩护的弓兵手们一时之间打出了他们职业生涯的巅峰,几乎每一支箭都能带走一条人命,但辽军的弓兵队的攻击却全数被挡在外面。

    机动性更高的轻骑兵和重骑兵又无法顶着密集的弓箭压制进行冲锋,即便偶尔冲锋到了他们面前,一身铠甲的重骑兵一手持盾一手举枪,攻击力也不低。

    弓兵更是均都肩负长矛,近距离作战时候就以矛攻,辽军虽偶有得胜,多以败归。

    但于如今状况,辽将也只是稍稍意外。

    坦白说若是宋军没有鼓捣出什么新玩意便胆敢来攻辽,他们才会觉得慌张,现如今一上手便露出了秘密武器的宋军……不过尔尔罢了。

    数次遭遇战后,辽军退守于城墙之后,居高临下看着在其射程之外列阵的宋军。

    辽军这边的守将姓箫,是当今皇后萧菩萨哥的同支,因和皇后多少有些关系,他自然亦是得到了比旁人更多的信息来源。

    加之箫将军在这里长期驻守之下,信息渠道自然比旁人宽了许多,譬如他就知道对面的那个太平王的儿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太平王世子早就看透了宋国孱弱的内在,弃暗投明,想要和他们辽国联合起来推翻宋朝小皇帝的统治,联系的人便是他,所以他非常清楚,传说中只是失踪了的小世子定然已经遭遇了不测。

    宋国帝王心狠手辣,怎么可能会放过一个意图造反的世子?

    要他说宋主也是蠢到极致,在他已经谋害了太平王世子的情况下,竟然还将太平王任作主帅。

    不,说不定也并不是这样,他摸了摸下巴,觉得很有可能宋主的真正目的便是想要借由战争废掉太平王,他可能在之前为了彰显自己的仁慈便放了太平王一马,谁知后来便后悔了,所以刻意布下陷阱让太平王自己去钻。

    这位将军在接下来脑补了许多可怕的情节,并且将自己给吓到砸了舌,虽然太平王阻挡了他们数年,但是辽国男人一向敬重英雄,像太平王这样的英雄,作为敌人他也是敬佩他的。

    如今看到英雄即将死于谋算之中,他心里当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