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北宋(九十二)
底色 字色 字号

227.北宋(九十二)(1/6)

    赵祯此言可谓推心置腹之言, 倒让夏安然有了几分不自在。

    看来这是他哥不知从何处听闻传言, 他不娶妻不生崽是因为害怕到时候和小皇子长得一样。夏安然首要怀疑传谣对象便是他亲妈。他顿有有苦难言之感,总不能说哥你自作多情了,不生崽崽的原因是你弟弟生不出吧!

    “你与泽玿之事,为兄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妥, ”

    不知道弟弟心情的赵祯深沉说道, 他还摸了摸下巴,神色极其真诚“你二人若说要生出些情愫来总是少了些契机。阿弟, 你二人太过莽撞,怎可以名声行此举?”

    这,这是猜测他和白锦羲两个人是协议夫妻?啊不是, 是协议搞基?

    夏安然瞪大了眼张张嘴刚想解释,忽而听闻门口一男音一字一顿道“谢陛下关心。”

    回京赴任的白锦羲缓缓踏了进来, 面上表情淡淡,周身气势暴涨,让原本躺着任人伺候的小豹子一个鱼跃翻身炸着全身的毛呲溜跑走, 便是原来悠悠闲闲当夏安然靠枕的的黑白熊也四爪并用啪嗒啪嗒蹿开。

    一时间场内只余下三人或坐或立,两只动物动静太大, 使得场景一度十分尴尬。

    夏安然默默看了眼点爆□□桶不自知的赵祯,再看看背后隐约有黑气弥漫的男人,忽然笑了一下, 他拉了把作揖起身的白锦羲示意他坐到自己身边, 然后他看着赵祯猛然间眯起的眼睛坦诚得说到“皇兄, 我是真心喜欢他的。”

    赵祯面色未变, 他沉吟片刻后忽然问道“你们是何时定情?”

    这个问题远超过于夏安然的预料,他本以为自己这位便宜兄长会开口棒打,准备不足的夏安然掰了掰手指,又回忆半响,才道“我,我进京后一年吧……”

    “朕听闻……当时你同泽玿南下之时,在泽玿金陵老家你们便宿于一间?”

    ……那是因为白家没房子呀,夏安然眨眨眼,觉得好像没什么问题,还是点点头,赵祯于是长长得抽了口气,面色涨得通红,看着白锦羲的眼神复杂到无疑伦比,片刻后就见他站起身来,“泽玿,朕欲与你详谈一番。”

    说罢他瞪了夏安然一眼“你不许跟上来。”

    莫名其妙的夏安然被孤身一人留在了原地,忽然觉得自己这位哥哥的反射弧也太长了吧!他和白二少待在一块都已经那么多年,按照皇城司的工作效率,想必第二个月就已经把消息报上去了。

    难道他哥真的以为他是为了抱白二少大腿以求安身?不会吧!他哪儿就给他哥留下了自己是小可怜的印象?

    夏安然忙往嘴里塞了好几粒果脯压压惊,然后他眼珠子一转,见边上的侍卫都是眼观鼻鼻观心姿态,便蹑手捏脚得跟着去了赵祯前进的方向。

    夏安然打算得很好,以他的听力,压根不用靠的太近便可听到他们说什么啦!

    然后他就听到他哥在长久的沉默之后说了一句,他声音有些干涩“泽玿,你我相识已有十数年。”

    “你与吾弟相识不过数月,”

    虽然后面的话,赵祯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言下之意却十分的明晰。

    你和我认识了十多年,但是认识了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一张脸的夏安然不过几个月,便和对方定情,你嗦,你到底你是不是把我弟弟当做我的替身啦?

    当然这样的话,因为对脸皮的需求太高,赵祯是说不出口的。

    在外面偷听的夏安然则是在极度的震惊之后默默地捂住了脸,不忍再看。

    他在之前早就想过会不会有这个误会,但是他哥似乎一直都表现的十分淡定,加上自他进入这个身体之后,相由心生,两人越来越不像,严格来说到了一年后,只要对他二人有过接触的便很少会搞混两人,于是夏安然便以为赵祯的神经粗到已经没能注意到这一点。

    没想到实际上是帝王压根只以为他们是逢场作戏所以没有在意罢了。

    他在掩面同时于心中暗暗吐槽,赵祯也就是因为没有看到过白锦堂,如果他见过白锦堂,是不是还要以为夏安然是把白锦羲当做他大哥的替身啦?

    因为按照他的逻辑,其实他和白锦堂相识在先。

    况夏安然和赵祯两个人只不过是堂兄弟之间的相像,但是白锦堂和白锦羲之间却是实实在在的一模一样,除去一些姿态、动作,若两人都面无表情看过来的话,十个人会有七八个认错,当然夏安然不会,因为他认人的方法不是看脸,是靠感觉。

    所以在得知此二人为双胞胎之后,他在此稍稍留意之后便不曾再认错过。

    正当夏安然以胡思乱想来化解心中尴尬之时,他听到白锦羲语调低沉“陛下龙威甚重,臣不敢直视天颜,况,在臣心中,南王与陛下之差异,一目可见。”

    咳咳咳!

    夏安然默默得捂了捂碰碰乱跳的小心脏,虽然白锦羲说的是大实话,但是这颗直球还是让赵家两个兄弟都不约而同的呆滞了一下。

    也许是被这话捧舒服了,也许是心中另有计较,总之,赵祯没有再抓住这个话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