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北宋篇外二
底色 字色 字号

229.北宋篇外二(1/5)

    平南王赵惟能, 在汴京城内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

    和所有汴京城的王爷不一样,他的存在感非常高, 譬如这位王爷非常接地气, 常常只带了一两个暗中守卫的护卫在大街小巷吃些点心,或者做些粗糙的伪装混在戏楼里面听戏, 但是汴京城里面的老百姓个个都有火眼晶晶,哪个就认不出来咯!

    见被认出多了,王爷居然还修炼出了时胖时瘦的功夫,着实厉害。

    汴京城的商人们生怕再一次得伤了这位王爷的自尊心, 后来养成了看破不说破的习惯。都在面子上装作不知道这人就是平南王。

    作为大宋朝仅剩下的几个王爷, 他受到了某种意义上的呵护。

    譬如御史台有时候看到王爷做了什么出格的事也会装作没看到,懒得上奏弹劾,譬如他可以光明正大得开一个小店,然后亲自代言,譬如他可以借着宗室身份的方便在招待国外使臣的时候顺便推销一下自己的商品,甚至皇帝有时候还会替他拉动生意!

    而且他还借由消息比旁人灵通牟利……之前和辽国打仗时候那一笔捐款多刷好感呀!呸,官商勾结!——同行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虽然对于这种不公平竞争方法略有微词,但是能咋办呢,谁让你不是王爷呢?

    抢不过生意的商铺主人纷纷如此安慰自己。

    但是作为铺子主人的夏安然特别无辜, 他觉得自己连连锁店都没开, 已经非常的节制了鸭!

    夏,做生意只为养牛, 安然在夕阳下孤独得咽下了口中的茶水, 觉得自己比起小莲花也丝毫不差了。

    可惜这位名声一直很不错的小王爷的声誉在如今摇摇欲坠。

    原因是他一时不慎, 和小伙伴们出去喝酒喝得过于兴奋了,也跟着那几个小伙伴凑了一回热闹在墙上留言了。

    大宋朝酒楼的墙壁就和BBS一样,还带跟帖转发的,他恰巧见到了一则很有趣的打油诗,就在下头跟着写了两句。

    酒宴上自然也有不那么熟的人,见王爷动笔当下就吹了几个彩虹屁,夏安然即便再心如止水也没能扛住文人的连环彩虹屁,又觉得这个打油诗不能显出他的水平,便将这几日还在写的稿子上头的一首诗给写下来了。

    那正是:

    争名夺利几时休,早起迟眠不自由。

    骑着驴骡思骏马,官居宰相望王侯。

    其实这首诗放在小话本里头,正是主角疲于官场算计故而卸下担子,重新步入江湖之时所书,倒也应景,然而这诗由他这个当王爷的在现在写出来了便极其不妥。

    因为作为官方来说,大家还是比较鼓励民众拥有拼搏精神,不要安于如今平淡的生活的,爱拼才能赢吗。

    加上他一个当王爷的写了这样的词句,岂不是有“得陇望蜀”之感,尤其词句里头还提到了宰相……,又是这般词汇,很难不让人觉得当朝宰相和这位平南王之间有什么纠葛。

    此时的宰相已经不再是包拯。

    大宋朝一惯都有“宰相轮流做”的习俗,现任宰相是吕夷简,前任包拯因为一个不大不小的错处被贬谪去了外地。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加上民众都更加喜欢包拯一些,毕竟有《少年包青天》打底,而包拯恰恰就是因为这个画本被贬谪,故而有不少人为之抱屈。

    夏安然这首诗一出来,民众顿时就沸腾了,觉得哎呀平南王似乎不喜欢吕相啊!那就是咱们的朋友啊!

    一起来把抵制吕相把包大人请回来吧!

    夏安然吃完酒就回府睡觉了,哪里知道过了两天他就在朝堂上因为这首诗被御史弹劾了,他当即僵直了一下,倒不是因为被弹劾,而是……

    这首诗,是在他的新连载里头啊!

    既然是连载,自然要发表。

    如果他在小报发表之后写下来问题也不大,最多被人以为他是粉丝而已,但是能在他发表前看到就有些……

    不,也没关系。

    他歪头想了想,觉得也无甚大问题,了不起就说自己和报社有些关系,所以提前先看到存稿了呗,反正大家都觉得他有特权啦!

    自觉先一步化解危机的夏安然有些美滋滋,但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尽管他想好了理由,却还是掉马了。

    原因是他的字体。

    当年刚到汴京城时候夏安然作为一个新晋小说家,在毫无心理负担的情况下曾经给白家的铺子留下过一个签名,因为事情太过久远,若非这次被爆出来,他其实完全不记得这事了!

    作为王爷,他留在外面的手书并不多,更何况因为微醺状态下手下便失了轻重,泄了痕迹,于是当有人一看觉得“这是王爷的笔迹鸭,写得还不错嘛,”将之描录传播,再有好事者将他留下的笔迹做了一番比对后,笔名为沈七的夏安然就这么潇潇洒洒得引起议论了。

    一旦有了怀疑,捕捉蛛丝马迹的人便也越来越多,夏安然平日里头再当心也挡不住有人拿放大镜看他呀。更何况他其实也没刻意隐瞒身份,于是!

    他光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