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红楼(二)
底色 字色 字号

6.红楼(二)(1/3)

    事已至此,真相自然不能更清楚,这小少爷既然被叫做林少爷,和这女子口中的主母宋家自然不符,这时代讲究从夫姓,就比如夏氏其实也不姓夏姓张一样,宋家自然就应当是小少爷的姓氏。

    虽然也有可能这奶娘提的是主母姓氏,但就从一个姑苏的郎中能认得这位小公子来看,真相也已经明了了。

    见被郎中戳穿,这女子也是能屈能伸,当下就给了自己几个巴掌,哀哀哭泣自己这是鬼迷了心痰迷了窍,又说自己是被逼的。

    但是这一些都要去衙门说了。

    夏安然功成身退,他有些美滋滋的想要去找亲妈,却发现他妈正站在人群中颇为不善的看着自己。

    ……哎呀!要糟。

    被亲妈好好念叨了一顿的夏安然有些委顿,他后来想想自己的确是一时冲动了,毕竟他也没法子确定这个女拍花子只有一个人。

    其实夏安然认出这人是拐子的原因并不全是刚刚说的那些。

    说来很不好意思,他判定这女子是拐子的原因来得很凑巧。

    刚刚随着夏母去布庄子的时候,布店掌柜正好在给一位顾客介绍织锦缎,在掌柜的口中,这织锦缎是刚刚兴起的一种织法,以缎纹为底,三种颜色的彩色丝为纬,这样织出来的布料花纹精致,手感极佳,非常适合做外衣。

    这料子刚来姑苏不到一旬,便卖的差不多了,主要因为这严格来说,还是缎子,不是丝绸。

    本朝在服装商不同地位的民众所能穿的服饰不同,绫罗绸缎,前三者都不是普通百姓、商户能穿的,曹公在书写红楼的时候,为了模糊时代,将服饰、布料都有了混用,但是大体还是不变,比如夏安然他们家是不能使用丝绸这种布料的,就原著中来说,哪怕富贵如薛家,也不能用丝绸,这是身份决定的,和金钱无关,和买不买得起也没关系。

    只不过,薛家到底有个紫薇舍人后人的名头,如果没人去寻麻烦的话,他们私底下穿穿也无不可,但若是传出去……就得看上头的人想不想整治你了。

    一般来说,好人家的孩童穿衣服规制没有那么严格,贾宝玉作为贾家的心尖尖,穿的用的都是最好,绫罗绸缎纱都是用得的,但是规制,到底还是在的。

    夏安然一眼看到那个男孩,便知道他必定是好人家的孩子。身上的料子簇新,绣工精细,色泽淡雅,在不打眼之处更有好几道暗竹纹,穿的正是方才店家口中的织锦缎,只是这色泽的段子就留在店家的图册里头,实物已经卖没了。

    就这品味便可看出,这孩子定然是书香世家出来的,但是抱着他的人,穿着虽然是一身的粗布,也符合她的身份,但是,色泽太显眼。

    一个书香门第的奴仆,不管是哪一等,穿的衣服色泽自然都是主人家觉得顺眼的,举个极端些的例子,贾家喜欢大红大绿,因而那些小奴婢有时候也能穿着些新鲜的颜色,但是一个书香人家,有着常规审美的,必然是不会让家里的女婢穿着这种色泽衣裳的,多半都是会取蛋青色、茶绿色、黄灰色这样的颜色。

    毕竟,照顾小少爷的奴婢说到底也是干粗活的,衣裳的到底还是要以耐脏为主,若要亮眼些,也会选择蛤粉色、蝋白这样的色彩。

    绝对是不会选择……那位妇人身上看着往名贵打扮,实则不伦不类的不可言说的颜色的。

    另一个原因,就是披风的材质。

    古人制作服装,除了少部分极为富贵的人家,越是穿的久的衣裳,料子用的越好。

    披风就是属于穿的久的那种类型,尤其是小孩儿的披风,通常料子都用的极好,因为大孩子穿完了,还能留给下一个。

    这时代如果拿到别家健康孩童穿过的衣服可不算失礼,相反,因为孩童夭折率高的原因,可以说是将大孩子好好长大的福气借给你,不是特别亲厚的人家都不会给的。

    那么问题来了,一个会在衣裳上下功夫的家,会在披风上做粗糙功夫吗?

    当然,那些念头只是在他脑子里面一瞬间闪过。

    真正让他判定的,说来有些不好意思,实则是小说里面看到的论调,他居然还真遇到了这样粗心的拐子。

    大冬天的,小少爷的脚踝露了一截在外头。

    这不应当是一个能照顾小孩的仆妇会犯的错误。

    但是说到底,还是要多亏这儿的衙役,居然相信了他这个小孩的话。

    夏安然满足得喝了口亲妈给熬的小米粥,据夏氏说,她的料子买了个不错的价钱,说是凑巧了,正遇上有贵人要收料子,她占了大便宜,所以赶紧给做个好的给儿子补补。

    这才有了夏安然从白米粥进化到了小米粥。

    原本这抓拐的事,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夏安然并不曾放在心上,但是没想到,姑苏的衙役们真的抓到了一伙人贩子,虽然也让几个人逃了,但是关键是他们救回了整整二十多个幼童。

    二十几个幼童,有男有女,背后就是二十多个家庭。

    “据说那女子是拐子头头的妻子,原本林小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