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红楼(三)
底色 字色 字号

7.红楼(三)(1/3)

    香料在古代是极为珍贵的,严格来说这袋子香料可能比那半扇猪肉还要昂贵,但是,这对来自未来的夏安然是没有任何概念,他只是看着那一袋子香料,嗅着里面一些熟悉的味道流口水。

    他打算做卤菜。

    一来因为,卤菜对于他这个才不过十来岁的小孩比较好下手,二来这也不打眼。

    卤菜自古就有,就这姑苏大街上就没少过卤菜店,尤其卤牛肉,切个一二斤,大冬天的拎回家,再喝点小酒暖身,在这个不用农忙的时节,简直就是享受了。

    夏安然当然没打算卤牛肉。

    事实上,几乎每个朝代都禁止私宰耕牛,但是吃牛肉却是屡禁不止的。

    为什么呢?因为不私宰就可以。

    尤其姑苏这种富庶之地,多耕田,又是国泰民安的太平时节,耕牛不缺。

    牛这种动物,也好生养。民间的耕牛老了、伤了、病了之后,多半会送去专门负责之处,只要那边判定这牛确实丧失了劳动能力,那就不算耕牛了,农户会用一笔不错的价格卖给官府,再有官府卖给一些专门的店家,这就是姑苏街上那些牛肉的来源。

    至于你这牛,是真的伤了还是被人打伤,只要没人去细查,谁也不知道。

    红楼这个世界观虽然架空,但是取的时间线还是明清时候,这个时候国家的耕牛数量已经上升到一定程度,不再需要国家特别严苛的保护了,而耕牛数量特别紧缺的唐宋两朝……其实也没少吃牛肉。

    《水浒传》里的梁山好汉们动不动切上几斤牛肉。一则因为那时代官府势力削弱,也管不得那么多,另一个主要原因还是——牛肉好吃啊!又香又耐嚼,一口牛肉可以嚼很久,卤料的味道渗透在里头,每一口都是香喷喷的,对于不太能吃肉的普通百姓来说这比别的肉都要合算。

    更何况,猪肉虽然易得,但是豚肉这东西,在很多的朝代都被认认为是腌臜玩意,达官贵人们一般是不吃的,为什么呢,因为猪什么都吃。

    直到近现代,很多农村的猪圈都是搭在厕所边上的,呃……算了,还是别说了。

    夏安然一边分类着香料,一边欢快的想着要卤什么吃。

    他不打算开店,一则是没钱,二则在这个知识产权没有保护的时代,今天他出了名,明天就能开出一排店来,而且卖吃食太危险,曾经看了很多古装剧的夏安然实在有些怕哪天自己树大招风了,会有人不惜用几条人命来坑他。

    这个时代,人命说值钱也值钱,说不值钱……那真的是能用银子买来的。

    摸来摸去的小手抓到了一个红艳艳的长条状果实,是辣椒!

    干辣椒这作物夏安然记得是明朝末年传入中国的,但是作为调料加入食物的时间很晚,要到清中期了。

    在此之前多半是以观赏植物的身份出现的。

    他小心翼翼地将里头的几个干辣椒挑了出来,然后将里面的小籽抠了出来,放在棉布上想要试试等回暖了能不能育苗。

    如果这辣椒是晒干的而非是烤干的,那这种子应当还有一定的活性,烤干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成本高。

    辣椒属于比较好种植的植物,只要底肥加好,日光充足,见干见湿,它本身的疾病又少,又是雌雄蕊均有的,就算没有外来的蜜蝶授粉,也可以自己结果。

    夏家的院子不大也谈不上小,种辣椒也是绰绰有余。

    只要有了辣椒!嘶……想想口水就要下来。

    夏安然有些感恩得想,这个世界居然把辣椒也给带进来了!真是良心世界!

    将被剥开皮的辣椒放在一边,夏安然挑出了几种香料,放在小盘子上,便迈开小短腿去找夏氏了。

    夏氏心情不错,见小儿子要下厨也没阻止。反倒是笑嘻嘻的帮儿子搬来小凳子,让他踩在上头能够着灶头,小模小样得认真的研究火要怎么起,见他上看下看硬是不得要领,夏氏看不过去了,道:“行啦行啦,妈帮你看着火,安然你顾着上头就好。”

    夏安然登时松了一口气,他撸撸小袖子,充满自信的说“妈你就看好吧!”

    夏氏真的是个非常宠小孩的母亲,她心知小儿子不会下厨,但是也不介意让他试试。

    她出生不错,嫁人后过得也不错,虽然前些日子困于金钱,但是到底其实也没有过过贫苦日子,所以她对这种多少有糟蹋东西的情形也谈不上敏感,若是普通民户家定然不会让小孩这么乱来来的。

    当妈的可不会想这些东西其实也是因为儿子的机智得来的,小孩子家家哪来的自己的东西?

    直到她看到小儿子将乱七八糟的香料一古脑倒进了水里,才露出了惊讶之色。“安然,这,这些能吃?”

    “妈,可以吃的。”将香料在水里煮了一会后,他将东西撩出来,过水是为了减少异味,清理下杂质,而且香料过水后比较不容易糊。

    见他要将水倒掉,夏母赶紧将水倒进了一个小盆子里面,在夏安然惊讶的目光中,夏母面不改色的说“这水妈要用来洗头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