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红楼(五)
底色 字色 字号

9.红楼(五)(1/2)

    卤肉重做还需要很多时间,送完客人之后夏家母子自然等不了了,夏安然干脆将之前拿来熬汤的猪龙骨和老母鸡又热了一下,然后将卤料和酱油搅匀,又用猪油炸了些香葱,调制成料碟。

    没错,卤料就是这么万能!

    因为之前是为了熬汤的,所以龙骨并没有开大刀切,现在再砍也没什么必要,好在都是自己家人,干脆啃就行啦。

    母鸡因为熬汤,实际香味都已经在汤里面了,肉是没什么滋味的,还软烂,实话说口感一般,但是搭配特质的酱汁,还是很不错的。

    这就是酱汁的魅力。

    夏氏并不喜欢啃骨头,毕竟吸骨髓的动静太大,姿态也极为不雅,这她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夏安然就欢快的啃了骨头,将鸡肉留给了夏氏。

    夏氏拿竹筷沾了沾料碟尝了尝,顿时胃口大开,一人吃了小半只鸡,最后打了个小饱嗝停下了。

    其实她再不停下夏安然也会劝她先别吃了,夏家吃了很久的素食,一下子吃荤的肠胃会受不了,若是肚子疼,反而麻烦。

    当晚入睡前,夏安然又切了一些猪肉,这次他学乖了,切了3条,因为尝到了卤汁的味道,夏母也表示支持他多做一些。

    夏安然算了一下,一条自家吃,一条送给地头蛇大哥,还有一条切一切送给街坊邻居也是不错的。

    这所谓的一条猪肉,是夏母切得,她刀口开的大,一条肉就有了快五六斤,分给邻居一人也能分到一斤,算是不错的礼物了。

    远亲不如近邻,夏家的远亲怎么样夏安然不知道,近邻倒是真的人不错,大家关系和睦,谁家做了好吃的都会分上一分。

    将肉条浸在卤料里,用灶里的小火温了一夜,这几日姑苏虽然还不到滴水成冰的程度,但是气温也有零下,门外未被清理的积雪过了一夜就冻成了冰块,虽然家里稍微暖和一些,但是特别冷的情况下味道是浸不到肉里的,用灶糖里面的余火,温度差不多控制在30度左后,这个温度刚刚好。

    自家吃的,夏安然就随意了些……毕竟卤料这东西,就是只要不烧干怎么扑腾都没关系,咸了加水,淡了加盐,汤味淡了就加些骨头汤进去,除了每次都得换一批香料外其实非常好打理,尤其在只是自家吃不出售不必在意味道稳定性的情况下。

    他还顺便煮了两个鸡蛋敲碎外壳丢了进去……

    夏家现在鸡蛋比较富余,所以可以小奢侈一把。

    这一日,夏家的邻居们都没怎么睡好,睡梦中,总有一股香味萦绕鼻尖,一丝丝一缕缕,格外勾人。

    导致大家第二天都起的格外早,催着家里的婆娘赶紧准备早膳,饿死了都要。

    这些夏安然自然是不知道的。

    翌日起床后夏安然和夏氏一人吃了一枚卤蛋,然后他便跑进夏氏收拾的厢房内,就像小仓鼠点瓜子般的点着林家送过来的谢礼。

    考虑到夏家的情况,林家送来了数量可观的米油、干货、布匹等生活用品。

    从礼单上看不出这么壮观的情景,夏安然有些被这数量吓到了。尤其是是好几台的大米、灯烛、细盐,还有各种冬季不常见的果蔬。

    布料也是挑的不显山不露水的料子色泽,数量却不少,估计省着点用够夏家用上好几年了。

    干货有山货,也有海货,在这个时代,价值也着实不菲了。姑苏近海不靠山,这些山货应当是北面运过来的,是林家自己的库存。

    考虑到林夫人娘家所在,夏安然觉得这极有可能是贾家送来的年礼。

    但是这也导致了一个问题,夏家并没有粮仓,这儿也不兴挖地窖,储存条件不足。

    “待开春,得去请只狸奴了……”夏母已经被惊过了,此刻表情平静,“否则要是被糟蹋就不美了。“

    古时候人迷信,怕鼠类听到它们的名字反而会过来,所以一般都不直提其名。

    夏家住在姑苏城的居民区,地段还算不错,又是居民区,鼠类其实是不多的,这屋子是夏父还在时候买下的,作为公务员的夏父买房可以享用一定的优惠价,但是买下这个房子后,夏家的积蓄也清了大半,后来夏家接连出事。

    实话说,若没有夏安然捉拐一事,夏家开了春,日子怕是真不好过。

    粮食就是硬通货,林家看这家孤儿寡母,便不送现金,而是给了粮食,就是为了不打眼,还招摇过市得送来,也是震慑了宵小之徒,这家人是林家小儿的恩人,招子都放亮堂些。

    林家自然不知道夏安然刚认了个大哥,这是他们的好心,夏安然得承情。

    只是见到这么多粮食和食材,夏安然便有些蠢蠢欲动。

    灶上还卤着肉,占了锅子,他便在家里的库房角落里寻来了一个坛子,从这坛子上的积灰来看,这东西自打进了库房就没用过。

    夏母出生不错,虽然也学过中馈……大概就是把饭烧熟的程度,就夏安然的记忆里面来说,手艺一般般,倒是夏父手艺极佳,闲来下厨时候总是叫人惊艳的。

    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