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红楼(八)
底色 字色 字号

12.红楼(八)(1/2)

    “老先生不必客气,唤小子安然就好。”

    夏安然回了一礼,“本不想打扰老先生,只是那日先生送来的谢礼里头有这个……小子方才却没有在铺子内找着。”

    他摊开的手心里面,正是一颗红艳艳的干辣椒。

    掌柜见状露出了一抹惊色“小公子。”

    他用了个居中的称呼“这番椒,本不是老夫送去的,而是家里的小儿,为感谢小公子,便取了自己的喜爱之物充谢礼。”

    ……原来这家的小孩人小鬼大,自小聪明伶俐,知晓自己能够被救回来多亏谢安然,又见父母正在包谢礼,觉得自己也要感谢一下这位小哥哥,便将自己最珍贵的玩具放了进去。

    这就是一袋香料里头只有零碎几个的辣椒的由来了。

    夏安然露出笑,眉目舒朗,他对着掌柜的道“多谢小公子送礼了,实不相瞒,这次来,其实是想要买一些这……这番椒。”

    他咽下了辣椒二字,迎着掌柜不解的眼神说“不知掌柜可否割爱?”

    掌柜犹疑片刻,最后用低廉的价格卖了两株辣椒植株给他,这算是意外之喜了!

    辣椒是一种多年生植物,只要过冬不死,第二年回暖时候重剪一下,就会发出新枝。

    但是对于农户来说,这种育苗方便,生长快速的植株,出于收益因素都是在结果期过去后便将它们铲倒做堆肥,然后种新的辣椒更方便。

    但是对于夏安然这种情况来说,这两棵还活着的辣椒小树与他而言更有利,带在植株上的果实种子活性更高,且等回暖了扦插一下,又能分成好多小苗,那辣椒果实就能留下来吃啦!

    从掌柜的口中得知,番椒因为种植方便,结果后又好看,即便枯了红果子也在树上不掉落,在素色的冬天显得喜气,买的人还挺多的,等转暖市场上便会有小苗售卖,掌柜家的辣椒树就是从苗时养起的。

    这真是再好不过。

    只不过当夏安然问有没有人吃过这果子是,掌柜的露出了惊色。

    原来朴实的劳动人民信奉一条很朴实的准则:越是好看的越是有毒,“而且当时也有人想着能不能吃,便拿去喂了鸡鸭,结果鸡鸭都不吃,于是便也没有人吃。”他看着表情复杂的夏安然,露出了惊色“小公子莫非吃了?”

    何止吃了……还打算种在吃呢。

    夏安然有些苦恼该怎么跟人解释,这,这番椒,真的能吃。

    鸡鸭不吃这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它们嗅到辛辣味道不爱吃而已,并不是不能吃,他当时看每日农经还有看到过一家人用辣椒拌入饲料给鸡补充营养呢。

    辣椒作为果蔬内VC相对较高的植物,且辣椒碱还有杀菌作用,可以止腹泻,还有别的元素能开胃,增加鸡仔成活率,但是这些都很难去解释。

    这这这,这以后万一有人看到他做饭时候放了辣椒,是不是还要以为他在害人啊!?

    他猛然想到了主动吃肉的林家,和被动吃肉的那位灶爷……

    唉呀妈呀,脑壳疼。

    辣椒的事短时间内是想不到解决的办法的,夏安然再次庆幸自己没打算开餐饮。

    撇除食材这个问题不说,中国古今对过敏这个问题都相当的不在意,虽然医术上自古便有这个概念,但是大部分的人对自己的了解都相当的不足。

    如果开了餐饮服务,这就是一道越不去的坎,你说现代吧,都有些人不知道自己对什么食材过敏,更别提古代了。

    有些轻微过敏瘙痒发疹子也没多大影响,但是夏安然曾经见到一个对柠檬过敏的妹子,吃了用柠檬汁调味的蘸料后一站起来就当场厥过去的场景,虽然当时赶紧就把人送医院了,人没事,但是放到现在这个时代可就万万说不清楚了。

    牵着夏母手的夏安然一遍舔着夏母给他买的糖葫芦一边想,倒是以后自己做饭时候得当心,尤其是家里的饭给别人吃的时候,得说清楚。

    他没打算去证明辣椒是可以食用的这事,这个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证明的,只有大家都知道,夏家吃番椒,但是一直都没死,才能在几年后渐渐有人去吃。

    嗯…… 糖葫芦,糖衣真好吃,嚼嚼嚼,就是有点粘牙。

    不过里头的山楂好柴……夏安然想起在帝都旅游时候吃到过的山药糖葫芦了。

    他瞅瞅手上举着的糖葫芦,然后将它递到了夏母面前“妈,吃。”

    夏母自然拒绝了吃这个,大街上,万万没有大人吃糖葫芦的,夏安然见状就自己吃了,吃个糖葫芦而已,哪有大人小孩之分呀。

    吃糖不论年龄大小的,夏母这年龄在现代也是个女孩呢。

    他打算回家做。

    在家里做夏母就可以不用顾忌形象啦。

    刚好买辣椒的钱省下来了好多,可以买些糖块回去。

    中国发明糖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西周时期,夏安然记得中国好像是世界上最早会人工造糖的国家,先是粮食熬制出的饴糖,后是甘蔗织造的蔗糖和冰糖,另外还有蜜糖,这就是人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