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红楼(十一)
底色 字色 字号

15.红楼(十一)(1/2)

    贾敏自然是知道,这是夏安然假托夏氏之名送来的,要说她知道夏安然此人,还就是因为他的好手艺,林家这些年断断续续吃了不少夏安然做出的零嘴儿,滋味都不错,只是他小时候尚且无妨,现在年岁大了,又要走科考路子,在君子远庖厨的大世界里面,他对外只能说这些是夏母做的。

    要说按惯例,其实林黛玉也不应该吃夏安然做的东西,毕竟是外男,只是在夏安然还是孩童的时候,送来的吃食黛玉就没少吃,尤其夏安然在得知林家两个小孩身子骨都不好,尤其肠胃颇虚,送来了好些温养方子,又好吃又温补,从小吃到大,现在就因为夏安然长大了就不吃了,也怪矫情的。

    林如海和贾敏就这个闺女,见闺女难得表现喜欢,也装傻装过去了,反正对外说是学生的母亲送来的,只要不说出口,对黛玉的闺誉便无碍。

    而且贾敏还有些猜测。

    她家老爷突如其来的收徒,这夏家小郎君也的确天资聪慧,开蒙不过一二年,便过了童生试,听说今年便要下场去考院试,过了院士便是秀才公了。

    其家境又是一般……

    贾敏的心中有念头若影若现。

    但是林如海不明说,她也装傻。

    贾敏是国公府的姑娘,出生极好,生辰八字又是极佳的,待她及笄又未定亲时,便有风声她欲嫁给某些个皇子,谁知他爹在外头风声愈演愈烈之时釜底抽薪,来了个榜下捉婿,将那时接连守孝故而还没婚娶的探花郎就此绑定,那时她爹不欲参合皇家那些事,将女儿推入泥潭,如今贾敏亦是一样。

    母家来了数封信,说是她那位二嫂家的宝玉如何伶俐,又说老太太想外孙女了让她送外孙女去给老人家看看。

    其意她也不是不懂。

    她捻了一块糕点塞进嘴里,小口小口的咀嚼着,一边思索着有关女儿、母家那些事儿。

    满口的甜香却也遮不住舌根处的苦意。

    而夏安然自然是不知道他这位好师母在想些什么的,事实上,此刻他正头大。

    “今上欲改科举文体。”

    林如海一边看着他夹上的功课一边说“废八股,改选策论。”

    夏安然一呆,他微微瞠目“策论?”

    “是,”林如海放下了他的作业,取笔修改了几处,语意带笑“为师之前还担心你的八股,”

    他顿了顿,“今上即位,正是励精图治之时,看来是欲广选才干之士啊。”

    师傅,你同僚知道你暗喻他们都是没有才干的人吗?

    夏安然看着这位一派君子风度,笑容柔和毒舌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的老师,没忍住,缩了下身子。

    林如海反应如此激烈原因正是因为这策论和八股的区别。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八股是一个格式,骨子已经给你画好了,你只需要用尽量美丽的辞藻往里面填写就好。

    而策论则是一个议论文,给你一个论点,你要用简介精确的词汇绕着这个论点,向考官表达你的意思。

    二者谁高谁下,实则没有定论,因为科举考试一开始是考策论,等到明朝转为八股,清末又转为了策论。

    八股不好吗?

    也不见得,考八股的期间也不见得王朝就败落了。

    策论很好吗?

    也没定数,清灭时候几届的策论何尝没有言之有物着,只是国祚已尽,有了有志之士,还得有有识之士了。

    只是这事对夏安然有利,他对文学的积累有限,能过童试是因为童试基本都是基础知识,主要以记忆力为主,原本林如海也对他说,按照他现在的积累,若要更进一步,至少要个三五年。

    现在策论他却是擅长的。

    不是夏安然比别人聪明,而是因为他的眼睛,来自未来。

    他的很多观念是现在的人没有想到的,他站在了巨人的肩膀,目光自然更远。

    这一点在他和林如海日常交谈中便被林如海发现了,他的徒儿敢想他人之不敢想,敢做他人不敢做。

    远的不说,夏安然这些年来推广了番椒的食用,并为了证明番椒可以食用,掀起了家禽饲养业的新革命。

    单就姑苏城,用了新配方新饲料的鸡鸭禽类和牲畜类,连年增产,禽蛋的价格更是一路下跌,时至今日,姑苏的鸡子普及率已经快到了家家户户都能隔上几日吃得的程度了。

    每隔几日,还有富余的鸡子顺着官道卖到外乡去。

    在夏安然之前,谁能想到,鸡鸭禽类,还能自己配置饲料?

    还得根据鸡的不同年龄配料子,最重要的是,他居然还知道怎么养殖蛹蛆,用豆和麸皮发酵后引来苍蝇产卵,然后孵化出的幼虫来喂鸡,还教授了农家断喙这个技术,以及鸡粪腐熟做肥的技术,加了鸡肥后,农作物的产量也有了上涨。

    农为国本,结局是显著的。

    关键是他不藏私,将其中的经验写在纸上贴在门口,允大家学习这一技术。

    这坦荡的君子作风,其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