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红楼(十三)
底色 字色 字号

17.红楼(十三)(1/2)

    第二关是检查随身物品,夏安然将考篮递交给了负责检查的小吏,那小吏细细查看他的笔墨,见他所带的干粮是小小的花卷顿时有些惊异,他倒没有撕开,而是用指尖一个个的戳了下去。

    这是怕他在花卷中藏了东西。

    边上有个小吏则负责搜身,他将夏安然翻来覆去的摸了几遍,最后两人在他的名牌上均敲了印,示意他前走。

    夏安然拎起自己的考篮道了声谢,他前方是两个遮了青布的房间,门口徘徊着几个学子,似乎在做思想斗争,为难又着急的样子顿时告诉了夏安然这是什么地方。

    这应就是刚刚他在外头看到的净房吧。

    夏安然半点不纠结,直直走上前,一小吏见他走过来便伸手拿他的考篮,在科考期间,考篮不可离手,但是这种要碰水的情况还是会有小吏帮忙拿着的。

    夏安然将东西递过去,得了允许,便手持名牌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里头是一个大大的方型池塘子,水到腰深,里面的水颜色已经有些浑浊,但比他想象的更好一些,可能是因为他进来的比较早,入水的人还不多。

    里头的小吏原本正漫不经心的写着什么,见他进来便瞄了过来。

    “名牌。”他声音低沉,语气冰冷,用词极为简洁,夏安然将名牌递了过去,这小吏看着上头有了之前的检验印,便对他说,“脱衣服,下水。”

    夏安然脱得非常爽快,估计是从未见过脱得这么快的人,小吏的双眼瞪大了些,他看着夏安然将衣服脱到了亵衣亵裤时没忍住干咳了一声。

    夏安然以为是什么指示,手指压在衣扣上扭头看他。

    就见这位长得挺俊的小吏见他回头,挥挥手“全部脱光。”

    哦,我知道啊。

    如果不是被叫住早就脱光光洗白白的夏安然有些莫名其妙的回过头继续扒衣服。

    他脱得毫无为难,极为洒脱,看得人却被弄得羞意大起。

    这小吏不曾预料到两人面对面竟是如此场景,他看着夏安然白白嫩嫩的小背脊忍不住耳根有些微发烫。

    这人便是今上派驻在姑苏城内的暗吏,名为沈戚。

    他六年前在今上还没有登基的时候便负责了姑苏城的信息传递,后来见有人要算计主子颇为看好的林如海,便上手阻了一阻,他当时也不过是一少年,骨架纤细,又是刚到姑苏,女子更不易被注意,故而扮起女装自然毫无障碍。

    也因此遇到了夏安然。

    和夏家结缘实属意外,有一日,他回家路上嗅到了夏家传来的卤香味……

    一时没有忍住,就好奇翻身进了人家的灶间,便见到锅里温着的卤肉  ……他们这一行活动时间和常人不同,多以干粮果腹,偶尔想吃了,便会翻到农户灶间取些食物来吃,只是有规矩,必须留下钱两。

    他自然知道民间叫他们“灶爷”。

    他吃了一块肉……没忍住,又吃了一块。

    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二人一直保持着君子之交,他也一直知道夏家吃番椒的事,夏安然每次用了哪些作料都会留便条写得清清楚楚,这一坦荡态度,如果沈戚有心,自然可以轻易轻易破解他的菜谱。

    只是夏安然对此毫不在意的信任态度却打动了沈戚。

    二人交往渐密,只是沈戚从不想出现在他面前,若非此次今上下令改了文体,预防生乱将暗吏派出混入考场内,沈戚以后也绝不会出现在夏安然面前。

    夏安然自拜林如海为师,走上了科考这一路,他们便最好不要再见面了。

    暗吏的身份为迷,他们是今上手上的刀,是今上的双眼和耳朵。

    任何一个暗吏若和官员有了交涉,对双方都是不利的。

    脑中思绪万千,沈戚面上却极为平静,他神色冷漠,双眸似寒冰,对脱光了站在水里看他的少年说“背过身去,转一圈。”

    水中的少年听话的转了一圈,水声潺潺,再抬眼对上他的双目带着淡淡笑意。

    但这却不是对他笑的。

    沈戚知道,夏安然对谁都这样。

    这人对这世间的每个人都带着一线善意。

    有时候沈戚也好奇这人眼中的世界是怎样的?

    他会对着来占便宜的衙役笑,对来学他知识的农户笑,对来占便宜的商户笑,对官差笑,对林家的人笑,对夏母笑。

    也会对素不相识的他笑。

    “上来吧。”沈戚取印在夏安然的名牌上按下,对人说“衣服穿好,往后走。”

    “多谢了。”夏安然取过一旁放着的干布,草草擦过,穿上了自己的衣服,他一扭头就看到这小吏又低下头在写着什么,他穿戴整齐,上前取过那被随意搁在桌边的名牌,目光并不朝小吏写字的方向看去,目光极为老实。

    他缓缓向外走,沈戚低头写字,二人就此擦身。

    院试的过程不值得多说,夏安然基础功底扎实,院试靠的内容基本是背诵部分,虽然也极为不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