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红楼(十四)
底色 字色 字号

18.红楼(十四)(1/3)

    纵然只是院试,也是国家取贤才的神圣途径,先不说破坏这人的院试,他还能考下一场,就说这次参考的数百考生,这一耽搁下一次就得一年多以后,就算读的是圣贤书,到底也还不是圣人,若他得逞,谁能放过他?

    府院自选定这儿做了考点,便封锁了数周检查,这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来,并且准备了助燃物?

    这事被压下了,出考场的学生们并不知道自己逃过了一次大灾。

    院试虽只考一日,但是院门依然是上了大锁的,不到点不取锁,若真被那人得逞,加了助燃物点起了火,这人再聪明些,自门口开始放火,向里烧,这些体质孱弱的文人,即便不被火烧到,吸入的废气就够他们受的了。

    这样一闹这里头的人能逃出去的真的是没能有几个,前朝便有过这惊天惨剧,所以本朝每逢大试,院里都会放着几缸水,万一走水,边取水灭火。

    后来夏安然想沈戚或者这一院试的主考官必定得到了些风声,才用别省舞弊为由,弄了一个澡堂子来,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储水。

    他自是不知,澡堂子还有别的用处。

    纵火人还没抓到前,衙役们现在府院内寻到了助燃的菜油,油轻于水,若是衙役见走水了敲开水缸,后果只会更糟,这个计谋可以说极为的毒辣,甚至若是成了,可谓是官府之人害死了满院考生。

    弄了个澡堂子实则是为了寻找是否还有同伙,能弄到这样大量的菜油,若为同伙,身上也极有可能染上了一星半点的油花,油入水便极其的显眼。

    夏安然是因为沈戚认得他,别的考生净身时,小吏们可是死死盯着水面的,想出这法子正是沈戚。

    夏安然听到的那阵喧哗正是找到了同伙后,撬开了他的嘴找到了同伙逮捕之故。

    他现在自是不知已从身死关头走了一遭,收卷后便和联保的小伙伴们一起回去了,随后便是放榜,不出意料的,夏安然成了秀才老爷。

    之后,他在林如海的指点下一路考上举人,虽然名次靠后,但是以他的年龄已经极为难得了。

    只是以他的学识,林如海觉得还是沉淀一下,并不欲让他急着去考春闱。

    就在夏安然跟在林如海身边读书时,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林黛玉要进京了。

    此时黛玉正是到了寻常人家该议亲的年龄,贾敏实在难以拒绝娘家的催促,加上贾母这边传讯过来,贾敏的大侄女儿,年纪轻轻就进宫的贾元春受封贤德妃,明岁正月就欲省亲,娘娘也想要见见这表妹,便允了黛玉先一步进京代母尽孝。

    她自是担心黛玉的,母亲催的太急,总让她有些不安,自元春封妃后,娘家来的人个个都眉飞色舞气焰嚣张,这实在太过高调。

    且元春的封号太蹊跷了,贤德贤德,究竟有多贤德,才能让她一飞冲天做了妃?

    只是林如海这边她也走不开,便让林玦同夏安然送黛玉进京。

    林玦便是夏安然救下的林家庶子,其名跟了林家这一代的玉字,取了玦。

    林如海对此的解释是,玦,半玉也,俗话说,水满则溢,月满则亏;自满则败,自矜则愚取这词便是要提醒他,物极必反,做人定是要谦虚,莫要自满,是林父对这唯一的继承人的期许,期待他永远都能看到自己的缺点,加以改正。

    这字本是不完美的,同音的字有珏,正是满玉的意思,林如海却不用这词,拳拳爱子之心,昭然若揭。

    只是外人不懂啊,外人见林玦的玦字不完美,便自觉林如海这是暗示林玦作为庶子,并不正统。

    有这一想法的正是贾家来的那些婆子们。

    林如海听到风言风语可气坏了,又不能去解释,这解释也解释不通啊,一看儿子这可不行,要是就让儿子一人去送黛玉怕不是要被欺负啊!

    他也不能和一群仆妇计较,多掉份。

    和妻子说也不行,贾敏正为了娘家忧心忡忡呢。

    恰巧徒儿读书读到了瓶颈之处,干脆大手一挥,师者,父也,徒者,儿也。

    有事弟子服其劳,为师没空,你师弟又没长大,不如就替为师走这一趟。

    夏安然没忍住,用小眼神一眼又一眼的瞟这位看起来器宇轩昂一身正气的老师,心里忍不住腹诽:说好的不和人计较呢?

    不计较你放我出去干啥,林玦小归小也是满肚子坏水,林黛玉虽然接触不多,但是一直养在贾敏身边的林妹妹接受的可是最正统的世家女儿教育,林玦读书时候她也跟着念了,原世界这位姑娘六岁入荣国府,之后便全靠自学,还能有那般才华,现在这位自然也不是个好欺负的。

    这两位都不好欺负,老师还要把他派出去……最近特别贴心的夏安然脑子一转就领悟了他的意思。

    大概,就是想炫耀一下……  我徒弟,16岁的举人老爷,虽然老爷我生娃晚,但是我有个好徒弟啊。

    自打他一次过了秋闱,林如海便有些飘,这种飘当然是非常不明显的,他在夏安然面前还是非常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